真钱赌场
新闻动态
NEWS

真实认真的生活 走过人生的每一天

发布时间:2017-10-14 15:34

 
  一直性格拗,倔强,朋友们给我起一外号,犟骆驼。
  
  我还不服气,我有那么犟吗?我只是坚持一些原则,走自己的调子,偶尔唱个反调而已,其实不是反调,是你没原则罢了。
  
  人家说我,你都多大岁数了,还爱要个脸面,难道你想流芳百世,这年头,脸面算啥,你算个鸟,要实惠,要卖钱,要吹捧,钱抓到手里,是真本事。
  
  我脖子一硬,头一歪,那我就能闭着眼睛说吗?
  
  他骂我。你就是一头死犟死犟的犟骆驼,不过,我愿意和你交往,没利,但踏实。
  
  我脖子一拧,哼。
  
  他说,你是有你的店铺支撑你的原则,若是你依赖网络来生活,你的原则坚持就会打破,因为你需要生活,你的原则在生活面前,一文不值,不是吗?
  
  突然间,对这些朋友们,有一些理解了的感觉,生存,这是现实,清高就是一种高冷的情怀。在生存和现实面前,情怀就是骗着人饿肚子大喊日月山河美丽的调调。
  
  前几天和一个朋友吃饭,也是医生,人特正气,医术功底扎实。他诉了一个苦,类似一个笑话,是关于他身体的,一颗牙的事情。
  
  他和我差不多的年龄,他45岁,身体还算健康,虽不是健硕,也没啥毛病。
  
  他说他长牙了,我说,你发更齿落,要返老还童,第二次青春了。
  
  他说,别笑,是真的。
  
  我说,知道,是智齿。
  
  他说是的,是智齿。
  
  三十几岁就开始长了,开始有些疼,后来慢慢顶出来了,顶牙的时候最难受,总感觉一种涨涨的木木的疼,后来逐渐顶出来了,就不疼了。
  
  一共四颗智齿,前三颗还算顺利,最后一颗,右下的智齿,却是个叛逆,不是顺着往上长,是向前方横着长过来,就像给前面的磨牙支了一个30°角的斜塔,随着生长,会不断的加大力量。
  
  因为是倾斜横长,又容易残留食物,就容易发生牙病。同在医院里的牙科医生建议他拔了这颗牙,他拖着,因为一直也没有什么感觉,无非就是刷牙仔细一些。
  
  前一段时间,上火了,突然稍微有些牙疼了,不厉害,他自己知道,是牙龈发炎了,过了两天,好多了,意外的发现,智齿前面的那颗磨牙摇动了,摇动的很厉害,就像小时候换牙的年龄,掉牙的感觉一样一样的。
  
  他不得不又把曾经学过的解剖书籍翻出来,查阅了一下。
  
  原来,智齿是人类进化过程中退化的牙齿,也就是可有可无的牙齿。原始的人类是粗糙食物的,需要强有力的咀嚼,所以颧骨比现在的人大,下颌骨也比较发达凸前。
  
  随着人类食物结构的改变,咀嚼要求减少,下颌骨缩短,智齿逐渐失去了作用,而且因为在25岁以后才萌发,当智齿顶发的时候,已经没有了智齿合适的生长位置,大部分智齿只能顺着前方横长,或者倾斜着长。因为是退化的牙齿,有的人已经不长了,有的人只长一两颗,有的人全长。有顺的,大部分是不顺的。
  
  他说,他重新返回去查找资料,才发现,他后来长的倾斜的智齿,逐渐把前面的磨牙撬动起来,他不得不考虑拔牙了。
  
  他说,他不是在乎拔一颗牙齿,而是在考虑,人类进化的生理问题:有一些东西,是自身相克的。
  
  就如同自己的智齿,克自己的磨牙。
  
  他无法解释这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。因为如果是不合理的,那么必须拔除。包括同样退化的扁桃体,阑尾。
  
  如果是合理的,那么就预示着不该干涉,因为是自然的生长,他也从来没有想过靠近咽喉的智齿该不该生长。
  
  那么,就预示着,他开始要掉牙了,那颗原本正常的磨牙就要掉了。
  
  我说,如果是在过去呢,60年以前呢,估计相当一部分这样的情况,牙齿就从健康的牙开始脱落了第一颗。
  
  发更齿落,本是一个开始衰老的过程的标志。
  
  我取笑他,你生命里的一颗叛逆的牙,引发我们生理和进化史的思考。
  
  他说,进化是运动的,动态的,人类在动态的宇宙中是不断的在变化的,包括亿万年人类身体的进化变化。
  
  运动是肯定的,但,进化和变化,不一定全部合理,只是适应了一种目前生存的趋向。
  
  他说,犟骆驼,你说咱们这么正直,与别人来说,是智齿呢,还是磨牙呢?
  
  我说,按照进化,就是该消失的吧,偏偏你横逆着长,自己给自己找不是。
  
  他哈哈的大笑,该拔了智齿。
  
  昨晚,没休息好。
  
  有一网友,她的丈夫查出肝癌晚期,四个月了,手术,化疗。年前一段时间还行,年后突然就不行了,大面积扩散,肺栓塞,上半身血管到发生栓塞。
  
  昨晚不行了,插着管子在抢救,她说,她要签字的那一刻,感觉她像一个杀手。她知道,即使抢救,也就这两天的事儿,她不知道他会不会是痛苦的延续。
  
  她说:坚持你的原则吧,别为了顺应委屈了自己,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吧,人生太无常了。
  
  我心里很沉重,他们的孩子才五岁。
  
  那份沉重,压抑了一夜。
  
  前几天送女儿读书去,临走的前一天,在佛像前敬香,点灯,祈福。
  
  后来我问,你祈求了什么?
  
  她说,安康,顺利。
  
  我问,没祈求别的,人家都是祈求的一大套的。
  
  她说,不敢求太多。安康,顺利,就行了,太多的祈求,我不敢,也觉得不合理。
  
  我不知道她小小的年龄,有时候对人生的感悟,到底是太过,还是不足,就像生命里的一颗智齿牙。
  
  我沉思了好久。敬畏,领悟,感触,其实都谈不上的。
  
  安康,顺利,足够了。
  
  真的,不敢求太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