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让自己充实就非得胡思乱想_大快活真钱赌场_真钱赌场现金开户【林里的小白兔】
真钱赌场
新闻动态
NEWS

不让自己充实就非得胡思乱想

发布时间:2017-02-21 15:51

 
   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一整晚,越发感觉凉意,入冬的天气,下一阵雨温度也跟着下降。冷冷清清的医院,我用绣十字绣来打发时间,不让自己充实,就非得胡思乱想。
 
   这个脑瘤住院科,相对比较安静,也许是病人需要这样的环境休息,也许病人的家属心情也相对沉重。偶尔有些护士妹妹路过身边,和我聊上几句十字绣。走廊的临时床位上有一对老夫妻很引人注目,因为时不时传来那阿姨爽朗的笑声,我坐在床上盖着被子,一边想着心事,一边专注的绣着十字绣,那阿姨没事也转到我面前来看我绣,和我搭话,我让阿姨坐床上来,天气冷,我自己带的被子枕头,阿姨真不客气坐上床和我盖着被子聊天,阿姨说:“你人真好,不像3号和4号床,好像很有钱似的,不和别人说话,我们没有病房住,暂时住在这走廊上,厕所也没有,想去他们房间上个厕所,他们‘砰’的一下把门关上。”“那你们想上厕所就来我们房间吧,我们不关门”我说。这医院两个床位为一个病房,一个病房有一个厕所,外面没有公共厕所,像我们就是7-8号病房,7号床就是我爸爸的代号。我很理解阿姨说的难处,换着谁都会觉得委屈不方便,其实医院这地方也不是谁有钱买了的,都是病人,应该同病相怜。
 
   和阿姨聊天中,6号床,10号床和两陪护的叔叔也加入进来,聊天变得热闹起来,聊自己,聊病人,聊这些奇奇怪怪的病。在大家的闲聊中,知道阿姨今年65了,有两个儿子,大的不孝,小的在今年7月份死了,得的肺癌,才35岁,媳妇跟人跑了,丢下几个月大的孙女,阿姨把孙女带到今年8岁了,阿姨的老公去世了很多年,和现在生病这老头生活相处了5年,没有办结婚证,但感情很好,老头的儿子媳妇也很尊重她,喜欢她,老头现在得的肝癌晚期,唯一的儿子正从广州坐飞机回来。我们都好奇阿姨怎么还那么乐观,阿姨说,以前的老伴对她也很好,自己从没起来做过早餐,每天老公做好早餐就叫:“孩子他妈,起来吃早饭了”,“孙子她奶奶,起来吃早饭了”,以前的幸福和快乐,老公和儿子都被病魔带走,经历了那么多,自己不快乐不行啊。正说着,阿姨的手机响了,那秧歌的手机铃声引来大家大笑:“老年生活真不错,到跳广场舞时间了”,阿姨一接电话就笑了,“死老头,才走开一下就打电话问我去哪里了,隔几个床位,看都能看见,不要电话费啊”,我们都羡慕着她们这老来伴。
 
   6号床的家属是一中年男人,40岁,老婆得乳腺癌去世4年了,自己养育一对儿女,儿子赞同他再找个伴,而已经结婚生子的女儿坚决反对他再找,担心很多女人看重的是利益和金钱。他伺候的是自己80多岁的老爸,胃癌,什么都吃不下,靠输营养液维持,家里4兄弟,轮流伺候老爸各10天,相比之下,这可谓多子多福,含辛茹苦养育儿女,为的就在这一天,年纪大了,生病了,有儿女们孝顺照顾。
 
   我们房间的8号床叔叔,膝下独子,他自己是431厂的退休工人,直肠癌,生病一年多,转到这医院3个多月的老病号了,准备手术,打开动不了又缝上,大小便改道,身上几处伤口,每次痛得他咬牙切齿,医院里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孝子,忍着难闻的臭气,帮他换洗伤口,送饭洗衣服,每天晚上和衣而眠。刚刚住进来那天,我打开窗子透气,嘴里说着:这医院就是不比家里,总有一难闻的味道受不了!和8号床叔叔聊天中,他说自己生这病也很无奈,大小便改道,特别臭,谁都不愿意跟他同住一个房间,想死死不了,想活活不了,拖了儿子的后退,让儿子这么辛苦。本想换房间的我也曾问医生调换房间,医生说住房没有了,只有走廊,今天听他这样一说,再臭再难闻我也不好意思说 ,更不好意思表现出来,人家是病人,已经很痛苦了,如果他不是生坏了这种病,他也是很爱干净的人,因为每次上完厕所都不忘记冲厕所,别人来上了厕所,他会提醒别人要冲厕所。他的儿子比我大两岁,的确做得尽心尽力,老人吃不下,他花着心思熬汤冲营养粉,老人不让实习护士打针,他去请老护士来打,和叔叔儿子聊天中知道,他妈妈也在今年三月份去世,也是癌症,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。他说自己是独子,曾很有优越感,不懂什么是责任,现在才知道而立之年的人,会经历这么多事,肩负这么重的责任。叔叔的媳妇偶尔带着孙女来,捂着鼻子进去一下马上出来,在走廊站一下或坐一会儿就走,或许,没有血缘的关系,始终没有那么亲近......叔叔的儿子也的确很不容易,听说最近他老婆也要做个痔疮的手术,他联系请了一个陪护来照顾老爸,金钱,财力,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,何况他照顾生病的老爸这一年多都没有上班工作,还好的是叔叔的医药费可报百分之九十七。我和妹妹闲聊起这人想死死不了,想活活不了的痛苦,妹妹说,真想死没有死不了的,也是啊,叔叔儿子白天早中晚来一次,晚饭后留下来守夜没走,他想死是有时间,可人吧,在那一刻,求生的欲望还是很强烈的,很多绝大一部分人都会有“贪生 、怕死”的念头。
 
   10床的患者,白血病,每天要输血和血小板,还呕吐不止,照顾他的是儿子和女儿,女儿上班忙,有空就来换班,照顾更多的是儿子,儿子对他说:“你知道就是这个病,治不治得好别管,想吃什么就尽管吃”看样子,他是知道自己病情的人。那天他儿子在走廊大叫:“护士,护士,快点,10号床完了”闻声的人大笑,他赶紧补充一句:“液体完了”,接着又是一阵大笑。看他儿子那样子,应该是有头有面的人,还像社会上“操”的人,可他对老爸的照顾,每天按时按顿的送饭,很让人可敬,当我从别人聊天中知道,他老爸住在这里,老丈人住在楼下,每天同时照顾两个身患癌症的老人时,我更佩服他,同时也为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感到不公平,怎么要承受这么多磨难,肩负这么多责任?!真的很累!比起他们,我是不是算幸运的人?!
 
   在这里,我还了解到有一类人的职业,——陪护。服侍20床病人那叔叔,60几岁了,一个月工资三千,包吃包住,还抽点难闻的叶子烟,喝点小酒。8号床的张叔叔也找到了陪护,是59岁的刘叔叔,脾气涵养挺好,很细心耐心,原来他和老婆都是陪护,做了10几年了,他们是一个“巧媳妇陪护公司”,还有各自的名片工作牌什么的,他们服侍了很多不同病情的病人,服侍最长时间的有两年。我在想,他们这份特殊职业中,为了别人的健康幸福,牺牲了很多与家人团聚的时间,还是很不容易啊,这不是一般人能习惯,能做到的职业,我甚至想,如果有一天自己有条件和能力了,也可以去做个义工什么的。
 
   今天下午医院来的病人特别多,几乎把走廊都住满了, 医生忙碌,整理床铺的清洁工也忙碌,有两位年轻的小妹妹,一胖一瘦,都是白血病患者,才十七八岁,看着那年轻俊俏的模样就让人心痛,这么年轻,还有大好的时光和青春,怎么就生了这种病?做父母的不知道有多么心痛难受。祈福吧,少一点人来这里,这医院不是好地方,希望越少的人来越好。
 
   前晚绣十字绣绣到一点半,今晚妈妈在医院照顾爸爸,尽管很累,却睡不着,我把这些天记录在笔记本上的心情日记抄写在此空间,啰啰嗦嗦,零零碎碎的文字,没有几个人会认真看完,但这是我人生的“私有财产”,好与不好的,都是属于我的记忆。又是一点过了,跟自己道一声:“晚安”!
 
上一篇:去献血让我知道生命有多宝贵呀  
下一篇:没有了